费城新闻网>教育>我们需要怎样的“一流学术期刊”?

我们需要怎样的“一流学术期刊”?

[2019-11-06 11:53:12] 【

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运筹学学会学报》总编辑袁亚湘(左三)致辞。

“一百年后,人们不会记得它发表了多少篇sci,而是会看看它发表了哪些伟大的文章。”在昨天举行的“第八届上海期刊论坛”上,许多专家学者高度肯定了中国学术期刊近年来的发展成就。同时,他们还广泛讨论了“什么是一流学术期刊”的评判标准。

国际工业与应用数学联合会主席、中国数学学会主席、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运筹学协会学报》总编辑袁亚湘认为,良好的写作是学术期刊的根本任务,是评价期刊的真正标准。《文学、历史和哲学》杂志总编辑王学典说,“如果你不进入主流,你不可能成为一流的。”只有融入推动国家发展的主流潮流,才能打造一流的学术期刊。

Sci不再是高质量学术期刊的唯一标准

本次论坛发布的《2019年上海期刊发展报告》数据显示,上海已有56种社会科学学术期刊被列为cssci(2019-2020)核心期刊,占近10%,较上年有所增长,表明上海社会科学学术期刊的整体实力近年来有所提升。目前,上海17种英文科技期刊中有10种被sci收录。从2013年到2017年,总被引频次逐年增加,表明上海英语科技期刊在世界范围内的影响力逐渐增强。上海的学术和科学期刊在入选中国出版政府奖、中国科技期刊国际影响力提升计划、国家百强期刊、sci等国际国内知名数据库方面一直名列全国前列。

上海学术期刊的快速发展也是中国学术期刊发展的缩影。目前,中国学术期刊目录中有6430种期刊,数量居世界前列。同时,根据《中国学术期刊国际引文年报》数据,2017年中国学术期刊国际引文总量达到79.7万篇,呈现连续6年的增长趋势。

《2019年上海日报发展报告》发布仪式

与会专家学者站在新的起点上,对中国学术期刊的发展提出了更深层次的思考和更高的要求。袁亚湘认为,发表的sci数量不应该作为鉴别优秀学术期刊的唯一标准:“学术期刊最重要和核心的标志是发表好文章。”在袁亚湘看来,一份好的学术期刊应该经得起历史的考验。假设人们将在100年后评估一份当前的学术期刊,他们将看不到它赢得了什么奖项或赢得了多少sci,而是它发表了什么伟大的文章。

全国文科学报协会主席、《北京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总编辑姜冲岳也提出了一个尖锐的问题:文章引用的目的非常不同。有些引用是表扬,但表扬不一定意味着正确。有些引用用于批评,但批评不一定是错误的——假设学术期刊中的一篇文章被引用和批评多次,但期刊的影响因素上升,这是荒谬的。用影响因素等量化指标评价学术期刊是客观有效的标准,但必须看到其局限性,评价功能不能是绝对的。

好的学术期刊应为促进中国发展服务

由于影响因素不能作为评价优秀学术期刊的唯一标准,如何界定“一流期刊”已成为与会专家关注的话题。

山东大学儒学研究所执行主任、《文学、历史与哲学》杂志总编辑王学典说:“创造一个不同于自由主义哲学和社会科学范式的中国范式已经成为人们关注的主要问题。”从“与西方接轨”到“与传统接轨”,从“反传统”到“弘扬传统”,从“追求西化”到“追求本土化和中国化”,已成为当前人文社会科学研究的趋势和主流。因此,我们应该尽可能地致力于这一主流趋势和建立中国哲学社会科学体系的事业。“没有进入主流,很难成为一流,”王学典说。

《电化学能源评论》主编李爱军对一流期刊的标准也有深刻的感受。他说,新能源和新材料是当今世界的战略前沿领域,中国在这一领域具有无可比拟的优势。中国本身是一个能源消费大国。中国学者是该领域最大的科研团体。《电化学能源评论》中70%的文章是由中国科研人员发表的。然而,本国其他学科研究人员发表的sci期刊数量仅占全球sci期刊数量的9%左右。因此,能否吸引广大科研人员在祖国书写自己的成就,为国家发展服务,已成为评判一流期刊的标准之一。

作者:钟伟